配色方案
字體大小 A A A
投稿中心

湖北省人民檢察院

未檢綜治

當前位置:首頁>>未檢綜治

夷陵:“我不知道后果這么嚴重”

時間:2020-01-15 來源: 訪問量:

  本網訊(通訊員 杜妍)2019年6月,判決下來了。16歲的李某和張某犯搶劫罪、非法拘禁罪,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和四年。
  這是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,我辦理的第一個涉惡類案件中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。第一次訊問這兩個孩子,他們的表情并沒有很沉重,稚氣未脫的臉上還沖我露出了一抹笑容,此時的他們并不知道自己將面對什么:“我們只是幫忙把人看著,應該不會很嚴重吧?”當我告知他們的行為已經構成了搶劫、非法拘禁的共犯,且多次作案,會被判處有期徒刑,他們才沉默下來。訊問結束時,我聽到對面傳來喃喃自語聲:“我不知道后果這么嚴重……”
  案件辦理期間,我分別與兩個孩子的母親取得了聯系。張母語氣并不友善:“你把孩子叫去做筆錄,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你們要負責!”我頓了頓,還是忍不住反問了一句:“孩子由姐姐陪著來司法機關做筆錄你都這么不放心,怎么放心讓他一個人去外省打工,還被騙進了傳銷組織參與犯罪?”由于距離遠,張母不方便過來,我決定借此機會就張某的教育問題和她談談。在詳細告知其張某所涉嫌犯罪的情況和可能承擔的法律后果后,張母的語氣平緩了許多,開始主動和我聊張某的成長過程。我們一起分析了張某犯罪背后家庭教育中存在的問題,還制定了未來的教育改進措施和幫助計劃。
  與張某同齡的李某則家境困難,初中畢業后,李某便決定不讀書,選擇了就業。他想掙錢幫父母貼補家用,卻誤入了傳銷組織,被所謂的發財夢蠱惑洗腦,想著能掙大錢讓爸媽享福,這使他成了該犯罪組織里的“積極分子”。電話那頭,李母反復對我說:“我想見見孩子。”按照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親情會見的程序,我安排李某母子見面。當其母親出現時,李某難掩驚喜,對我說道:“阿姨,我知道錯了,我跟媽媽說好了,一定配合你們辦案,爭取輕判早點回家。”
  作為未檢檢察官的我也是一名母親,既能體會到父母想要護短的心情,又能理解他們在發現自己教育缺失造成孩子行為失衡后的悔恨。而我能做的,就是盡量幫助他們發現問題,不讓錯誤重現。同時,盡職盡責地審查案件,盡量給他們一個公正的處理結果。
 

作者:

上一篇新聞:暖!即將大學畢業的他,向檢察院送了封感謝信
下一篇新聞:【司法救助】“我們家換了新的烤火爐子!”

全省檢察院網站鏈接
分享到騰訊微博
分享到微信



国内一级做人爱观看,国内一级做人爱c国语在线观看,国内一级做人爱c视频免费在线观看